当前位置:首页 > 公关 > 正文

头条系与腾讯的公关战争!
长安客(Domarketing) 发表于 2018-06-08 17:29:59    点击:

分享到:
头条系和腾讯的战争是否会成第二个“3Q大战”,目前来看,或许不会,因为双方的战争还未触及公众和网民的切身利益,更多还是会在法律诉讼战和媒体口水战层面有一些延续。当然,也希望双方各自能正视并解决自身的问题,而同时少一些黑公关的套路和媒体公器私用的操作。


在“3Q大战”发生8年后,“人民想念的周鸿祎”并未重新披挂上阵、大杀四方,反而是张一鸣领导的头条系在多元化业务层面正在成为新的“全民公敌”,以至于超级巨鳄腾讯都不得不有所忌惮。虽然在去年12月乌镇的东兴饭局上,张一鸣与马化腾还曾同桌畅饮,好不和谐。

如今,头条系和腾讯之间的战争终于打响,再次印证“互联网大佬们翻起脸来,往往比翻书还快”的道理,但却也不是任何一方的一时兴起,而是在长达近半年时间里双方你来我往长期摩擦累计所致,终于在六一儿童节这天全面爆发于媒体公众面前罢了。

关于头条系和腾讯今年系列摩擦战的时间节点梳理,钛媒体做了一张图表,有兴趣的可以先全程回顾了解一下:

(钛媒体内容中心独家制图,图文编辑/郭丛笑)

如果说,当年360打“3Q大战”是为求生,一战之后,成就了360的江湖地位和市场地位,也打出了一个开放的腾讯生态;如今头条系打“头腾大战”,谁又能说不是为了求生、求行业地位呢?也有媒体爆料说,如今头条系负责公PR的副总裁,恰恰是当年360在“3Q大战”中的公关总监,并且带了若干部下一起加盟今日头条,导致今日头条的公关路数正在360化。

这么说也并非没有道理,毕竟过往的头条系更多给圈内人的调性是产品算法驱动,而非PR驱动,但如今在媒体舆论侧却越来越有所转向。

佐证之一是,上个月底,今日头条为弹窗推送新华网一篇并不货真价值的文章《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不惜改标题、改来源、全网推送,目的是抹黑腾讯,以至于最终被腾讯公关怒怼。而这种黑公关的操作手法,的确在当年的“3Q大战”中被屡试不爽的使用过。

再例如,昨天上午刚开始高考,今天就在网上看到有诸如“考前忙拍抖音,女生考试迟到追悔莫及”和“考试失利,男生崩溃痛斥‘吃鸡’”的奇葩文章,其实这些套路一看就是假新闻造谣言的操作伎俩。

之前业内媒体都曾分析说今日头条和百度之间必有一战,因为后者凭借信息流和算法推荐,快速抢占了前者的搜索广告业务,而当百度也尾随积极布局搜索信息流业务时,双方擦枪走火在所难免,当然这种假想敌逻辑是建立在中国数字网络广告存量竞争的维度,一定是此消彼长的态势。

而在今年年初,今日头条和百度也未让公众失望,双方因年终奖引发了一场公关口水战,当时双方各自宣布起诉对方。甚至围绕内部是否真的存在“打头办”,百度还专门针对财经媒体人“罗昌平”发起了诉讼,最新消息是,北京海淀法院一审判决罗昌平赔偿百度约18万元,并在其新浪微博账户中显著位置中持续10日登载致歉信息。

虽然,罗昌平方面表示将会提出上诉。但也很难说,当时“打头办”的媒体话题操作,背后就没有相关公关的支持。

“头腾大战”目前态势是,索赔1元和索赔9000万之间的法律较量。腾讯向头条和抖音所属公司提起诉讼,索赔人民币1元,并要求其公开道歉,同时腾讯也停止了与上述两家公司的一切合作,包括商业采购、投放资源以及其他商业服务性质的合作等。显然,腾讯在惜的是媒体名誉。

而头条则以腾讯利用垄断地位、多次进行不正当竞争行为为由,提出诉讼,要求腾讯立即停止一切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公开赔礼道歉同时赔偿今日头条共计9000万元人民币的经济损失。或许未来在法庭上,“腾讯是否存在假借监管之名,行封杀之实”会成为诉讼两造辩论的焦点。

当下,头条系的抖音正在强势崛起,腾讯忌惮的是其短视频社交化的做大最终或将触及自身核心利益,于是需要重新“复活”微视,并举重金和资源强推以抗衡,在这种语境下就不难理解微信全面封杀短视频分享或文章限流现象,这就类似当年腾讯微博的策略:在相同的赛道中牵制和狙击新浪微博,即使最终不能成功,也能为微信在另外一条赛道的逆袭赢取时间。

对头条系而言,一直被贴上低俗、信息茧房的标签,上半年一直遭遇不断的监管侧危机,直到数千万用户的内涵段子直接被强制要求关闭,让头条系不得不开始将产品重心从今日头条向抖音倾斜,目前来看,今日头条更像是头条系的变现平台、发展也遭遇瓶颈,而重点扶持的未来之星却是抖音。有点类似当年阿里系阿里巴巴B2B业务上市,然后赚钱养支付宝、淘宝的意思。

但因抖音的用户群极为年轻,而头条系又一直缺乏在价值观方面的自我管理与约束,这不这两天又因抖音平台广告投放中出现侮辱英烈的内容而致歉,但随后《人民日报》发表微评,“不是一道歉就风轻云淡。犯这种错,抖音让人发抖。犯了改改了再犯,这样的道歉显得廉价,更让人怀疑道歉不过是金蝉脱壳的道具。”

 

前有“王尼玛”、后有头条系,真是不要命的“顶风作案”。随后,北京市网信办、市工商局也宣布针对抖音在搜狗搜索引擎投放的广告中出现侮辱英烈内容问题,依法联合约谈查处抖音、搜狗,责令网站立即清除相关违法违规内容并进行严肃整改。

这也意味着,头条系和腾讯之间的战争,或许会有一种结束的新可能,那就是因为前者缺乏GR经验,缺乏对国情和舆情的深刻理解与洞察,屡屡挑战道德主旋律,而最终以被监管部门严厉规范而结束。

举个例子,今年3月份,美拍因传播色情、低俗短视频以及未成年直播等违法违规问题被相关部门约谈并对其作出停止更新服务处罚。6月1日,美拍因传播涉未成年人低俗不良信息,破坏网络生态,严重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而被国家网信办等相关部门联合约谈、严肃批评,并责令全面整改。

随后,美图公司创始人兼CEO吴欣鸿发文致歉,表示停止一个月热门频道内容更新、停止半个月直播频道内容更新、在安卓和ios端所有应用商店下架美拍一个月、下线并关闭美拍“校园”频道。试问,如果美图再屡教不改,再被约谈几次,或许就是下一个内涵段子的下场。头条系张一鸣,你觉得呢?

八年前,一篇题为《“狗日的”腾讯》的封面文章,应该说是引发后续“3Q大战”的舆论伏笔;而在今年,腾讯也遭遇有没有梦想文章的拷问,但头条系和腾讯的战争是否会成第二个“3Q大战”,目前来看,或许不会,因为双方的战争还未触及公众和网民的切身利益,更多还是会在法律诉讼战和媒体口水战层面有一些延续。当然,也希望双方各自能正视并解决自身的问题,而同时少一些黑公关的套路和媒体公器私用的操作。

相关热词:头条系 腾讯 公关 

上一篇:从差评到口碑反转,马化腾是个好公关?
下一篇:最后一页

 
返回顶部 ↑